成都“庭院式”兰花经济制造兰花财富场

第六届中国花博会将在成都市温江区开幕,四年一届的中国花卉博览会被称为中国花卉界的“奥林匹克”。首次在西部举办的花博会,投资2.5亿元人民币的温江花博会主场馆让人耳目一新,来自20多个国家的90多个展团、600余家企业使本届花博会盛况空前,声势浩大,花博会门票目前已售出几百万元人民币。
花博会正在酿造巨大的财富场,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以往文人雅士喜欢侍弄玩赏的小小兰花,正悄然间成为成都周边区市县百万乃至千万富翁的“生产线”。据初步统计,包括双流、郫县等在内的成都周边区市县都隐藏着上百个身家过千万的兰花富豪———一条深潜水下的隐性财富链条正在借花博会之机浮出水面,而其诱人商机与风险也几乎同时显现。
身价一盆兰花价抵一辆宝马
据悉,此次花博会“精品兰花展”占地仅为2500平方米,但整个展馆却将动用近20台摄像机24小时全天监控。据第六届中国花卉博览会·精品兰花展展委会副主任黄毅介绍,“价值过亿元的兰花将在花博会开幕这天齐齐亮相。”据悉,价值过亿的1600盆国兰和来自日本、韩国、美国、德国等地的各色名兰将汇聚一堂,矮种、叶艺等不少珍稀名种将齐齐亮相,“中国十大名花”也将“重出江湖”,甚至还有一个神秘的海外兰花采购团将携巨资前来“采花”。
据悉,此次“兰博会”吸引了国内外600多家知名花卉企业、50多万专业人士纷至沓来,其中泰国兰协一次携八个展团出展,许多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兰花将首次来川。据了解,出现在“兰博会”中的兰花都是“非富即贵”,“一盆兰花完全可以与一辆宝马的价值相媲美”,而一个展台几盆兰花便值上千万元。
创富兰花富豪成都过千
据悉,在此次“精品兰花展”中,四川展位占到了80%以上,并以成都周边地区为主,郫县、温江等兰花种植较成熟的地区自然“当仁不让”唱起了主角。据业内人士透露,整个四川的养兰者在3万户以上,每户每年平均收入超过50万元。目前在成都,身家100万元以上的养兰者过千人,身家1000万元以上的也达百人之多。成都市兰花协会副会长宋世平说:“在成都,凡是通过正规渠道买种的养兰人都赚了钱。”
钱登荣,现任成都某医院院长,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接触兰花,靠着养兰如今已是身家千万。“养了十几年的兰花,有苦也有乐,可以说是兰花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爱兰如癖的钱登荣对此直言不讳。一走进钱登荣家,花室里整齐陈列的各色兰花立刻映入眼帘,清幽的兰香扑鼻而来,客厅墙上挂满了兰花图片,这里就是钱登荣平时以花会友的地方。
早在1983年,还在中药植物环境站工作的钱登荣就对“老山兰”情有独钟,直到1993年,才正式以一种名为“火炬”的兰花品种起家,踏入兰花界。说到当年的“发家史”,钱登荣笑道,最初的几年也交了上百万的“学费”,眼力和经验就是这样积累起来的,买的第一株“火炬”如今价格已经涨了几千倍。
目前,钱登荣种植的兰花已过千盆,总价值上千万,其中不乏玉麒麟、三星移魂、白龙、花中花等名品。钱登荣在业界声名远扬,这自然吸引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国的“求花者”。曾有个韩国人专程来到成都,想要购买钱登荣栽培的兰花———春兰缟艺,由于此种苗非常稀少,钱登荣并不是特别想出售,但最终还是被这位韩国人的诚意所打动,以低于当时市价的价格卖给了他。
“后来整整后悔了一个月,直到现在我也没买到这种苗了”。
令这位远道而来的韩国“求花者”倾心的缟艺,是属于春兰的一个品种。兰花包括春兰、夏兰、春剑、莲瓣兰和墨兰等几大种类。其中,玉海棠、圣麒麟、白牡丹等几个品种的单价(指一苗的价格)非常高,均在10万元以上,白龙一苗的价格则高达数十万元。
行情近十年来兰市只涨不跌
兰价的飞涨创造了许多一夜暴富的故事,许多故事本身就有浓郁的传奇色彩。
“大名鼎鼎”的天府兰园园主宋世平也有15年以上的养兰经验,在他的兰园里从普草到春兰、春剑等传统名品应有尽有,数量则在1万盆以上。15年前宋世平名不见经传,现在却住着一套很大的别墅。1990年从园林工程转行做起兰花的宋世平,第一次就投入20万元买了100苗银杆素和西蜀道观,在当年发苗后就收回了成本。如今西蜀道观已经从当年的几千元一苗涨到了现在的几万元一苗,而宋的身家也增长了几十倍。
回忆起自己十多年的养兰经历,宋世平得意起来,“94、95年兰花最低潮的时期我也没放弃,当时很多同行都把兰花卖的卖,扔的扔,转行做起了其他生意,而我则将所有积蓄用来买兰,结果97、98年兰花市场回升,我的兰花都赚了钱。”
在宋世平的兰园里,盖世牡丹、中华牡丹、玉海棠等传统名品最为畅销,前来求购一盆3—5苗、价格在百万以上的兰花的人也不在少数。就在上个月,天府兰园还迎来了一批远方的客人,这些台湾的养兰爱好者专程组团来四川采购,一买就是上千万的兰花。
尽管投资者都深信“黄金有价花无价”,但世人却对兰花的价格神话犹如雾里观花。在普通人眼中,兰花再名贵也只是花草,为何竟能屡屡创出天价?
风险一条脆弱的财富链
人把养兰喻为“绿色股票”,自然有涨跌。记者注意到,兰市为何会一直维持只涨不跌的势头?这个奇特的市场会不会已经暗藏风险?
兰市的风险不言而喻。崇州的一位兰花大户告诉记者:“再好的兰花也必须有人追捧。只要有人追捧,兰花的价格就能涨起来。这与炒作股票相类似,兰市也存在炒作概念、拉高市价的苗头。”而有些投资者对兰市的行情和销路并不甚了解,听说兰市火爆就跟风买进,结果比行情慢了半拍,自然难免被套。
另外,目前兰市中以次充好、坑蒙拐骗的事件屡见不鲜,绝大多数玩兰者都曾有过被骗的经历,甚至一些品兰高手也难免失手。
更大的风险则来自于海外需求波动,可以说成都兰价的涨跌直接受海外资本的“胃口”影响。宋世平告诉记者,1997年前后,由于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境外求购兰花者开始减少,成都兰价下跌,1000元一苗的兰花,最后降价到100元以下。“但是,只要有时间持续地繁育,还是能够盈利。”如“五彩麒麟”(春剑的一个品种)堪称上世纪90年代奇花代表,早期进入市场时价格大概在50万元一苗,现在由于栽培数量的急剧增多,目前价格已跌到20万元左右,不过仍有很多人争相购买。因为即使价格在降,买家还是可以通过发苗获取利润。
由于行情看好,兰花被盗或被抢的事件则常常见诸报端,轻者损失几万几十万,重者损失数百万,有的连性命都不保。
呼吁发展兰花经济政府不能缺位
据估算,大约10亿元的热钱在成都兰市流动,这个数字可能还更大一些。
一位业内人士说,兰花交易非常特殊,一般是巨额现金往来,缺少管理和监管,如同过去的地下钱庄一样由买家和卖家以现金或实物直接过手,在享受“方便”的同时,这一行业也因缺少监管而显现出脆弱的一面。
这10亿元热钱的背后,是卖家与买家的直接交易,这种交易所涉及的资金可能是用“麻袋”或公文包装的,不会产生任何交易税收。同时,兰花的交易没有统一的交易市场,没有统一的交易发票,价格随行就市,更多的是一种无序的交易行为。兰花交易大多是“背”靠在民间的兰花协会下面,使10亿元热钱在兰市“流动”。
兰花经济虽然欣欣向荣,但诈骗、投资失败等故事也屡见不鲜,同时也制约了兰花产业的做大做强,向规模化、产业化纵深发展,也就使兰花失去了发挥更多效益的可能。兰花的遭遇使我们联想到另一珍宝———松茸,无序的采摘和无为的管理,使松茸面临“越来越少”的悲惨命运。
省社科院一位教授建议,兰花经济呈现勃勃生机,其产业化的苗头已经显现,政府对此不能完全无所作为,应让兰花交易走上合法、合理的正规渠道,并获得相关政府部门的统一管理、规范和指导,兰花交易才能告别“庭院式”经济模式,走上有序、健康的发展大道,也才可能避免其潜在的市场风险。
记者手记
小心兰花!
兰花的魅力有多大?温江一位农民的话可以作为“辅证”,“种了这么多兰花,费不了多大力气,只要有花开,就有钱赚,就像开了个银行。”
不置可否,兰花经济确实使成都周边一部分养兰人先富起来,但成都“庭院”式的兰花经济到底能走多远,价格还会涨多久?我们对此很是担忧。尽管许多投资者称,养兰的风险远没有炒股票、期货那样大,但许多经历了兰价多次涨跌的养兰人同样提醒:投资兰花并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它同样存在风险。兰价的涨跌肯定会带来风险,尤其是那些投入巨资追“奇花”的人,遭遇的风险可能更大。
此外,栽培技术不当、被盗、遭遇病虫害等同样是投资兰花可能遇到的风险。养兰人都知道:养兰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水分、空气、阳光、温度、湿度都对兰花的生长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养兰高手们提醒:其一,如果没有一定的栽培技术,最好不要碰高价兰花,万一有个闪失,就是血本无归。其二,鉴别能力很重要。鉴别兰花就像鉴别书画一样,没有一定经验者是很难识别真伪的。其三,病虫危害不能忽视。其四,要注意防盗。(记者文雅)

兰花网为您提供专业的兰花知识
兰花网 » 成都“庭院式”兰花经济制造兰花财富场

回复

提供优质的兰花资源集合

联系我们 留言建议